元宇宙是当下科技行业最火的概念,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了。不过在这个概念成为时下热词的几年前,硅谷的宠儿是增强现实(AR),特别是移动 AR。

但是,这些巨头公司们在 AR 上的重金投入,要么以失败告终,要么至今找不到头绪。

比如苹果,AR 技术的应用场景可以说基本没有超出过系统自带的 Measure(测量)应用。近几年坊间传闻苹果有一支数百人的团队在秘密研发 AR 眼镜,然而至今没有看到真货。谷歌这边也是很早就投入了 AR 开发,包括 Google Lens、AR 搜索、地图整合等,但这些功能仍然非常小众。

反倒是一家身在几百英里外洛杉矶的「小公司」,把 AR 做成了全民级的产品。

Snap 是欧美知名社交软件 Snapchat 的背后公司——不过话说回来,Snapchat 也已不再是单纯的社交软件了:现在这个产品整合了大量基于 AR 和相关技术的功能,已经成为了唯一名副其实的「全民级 AR 应用」。

数据能够证明这个观点。根据 Snap 公司在周四举行的年度开发者/合作伙伴大会上透露的数据:

2、Snapchat 的相机特效被称为 Lens,其中大量 Lens 包含 AR 功能。迄今为止,Lens 的使用总次数已超过 5 万亿次;

3、平均每天有超过 2.5 亿 Snapchat 用户使用 AR Lens,互动次数高达每天60 亿次,折合每个活跃的 AR 功能用户每天使用 24 次,

4、已经有超过 2.5 亿用户使用过应用内专门面向电商购物 AR Lens 功能,总使用次数超过 50 亿次。使用过购物 AR Lens 功能的用户,购物转化率提升了几乎一倍。

目前最疯狂推销元宇宙概念的公司 Meta(原 Facebook),实际上,在 AR 技术和产品方面,已经落后 Snap 至少 4 年时间。

2018 年,Snap 上市后的第一年,面临着 Facebook、Instagram、Tiktok 等竞争对手的巨大压力,以及因客户端体验差遭到用户抵制的负面影响,公司业绩一度非常惨淡,大量用户转投 TikTok。

于是,斯皮格尔决定让公司 all in 技术创新,并选择了 AR 作为全力攻坚的方向,Snap 也从过去人们印象中的「社交应用公司」,变成了今天对外所宣称的「相机公司」。

Snap 最核心的功能就是相机,而在这次公司战略整体调整中,用 AR 强化相机体验成为了重中之重。团队自主开发了移动 AR 技术底层,以及大量前端的特效和贴纸(统称为 Lens)。

这些崭新、酷炫的特效,让 Snapchat 重新获得了用户和广告主的青睐。

公司联合创始人兼 CEO 伊万·斯皮格尔 (Evan Spiegel) 表示,自从专注于 AR 技术以来,公司的产品战略已经得到市场认证,不仅财报亏损不断压缩,季度营收飞涨,用户数量也已经实现连续三年稳定增长。

现在 Snap 公司的健康情况,和之前即时社交的浪潮退去后一度找不到自我的时候,已然天壤之别。在昨天举行的年度合作伙伴/开发者大会上,Snap 就发布了许多产品、AR 技术平台和生态方面的最新进展。

在昨天的大会上,Snap 宣布新版 Lens Studio 终于支持了光线追踪、深度感知等技术,意味着开发者可以用它做出效果更加逼真和绚丽的 AR 特效:

与此同时,Snap 还面向开发者推出了功能更加全面的数据分析工具。在新版 Lens Studio 当中,开发者将可以使用 Event Insights 功能查看用户使用 AR 特效的交互统计数据,追踪包括触摸屏幕、语音控制等在内的交互事件。通过数据分析工具,开发者可以更好地修复漏洞、改善体验,进而通过开发 AR 特效获得更多用户、赚到更多钱。

今年,Snap 还为专业级 AR 开发者提供了一套更加强大的云端工具:Lens Cloud。它是一套免费的后端服务,包括远存储服务、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以及多用户服务。

具体来说,复杂 AR Lens 可能包括大量素材,而开发者可以通过存储服务将这些素材保存在云端,用户随时可以调取,显著降低 Lens 在手机本地硬件渲染和存储的压力;同时,存储服务还包括持久存储 (persistent storage) 能力,意味着用户可以连续多次使用同一个 AR Lens,就像玩游戏一样,可以看到上次保存的进度:

Lens Cloud 存储功能(远程素材、持久存储) 图片来源:Snap

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允许开发者将 AR Lens 绑定到真实世界中特定的地点;多用户服务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让多个用户在同时、相同或不同的地点,与同一个 AR Lens 进行交互。

• 而有了 Lens Cloud,未来的 Snapchat 将会成为大家在 AR 世界里共同畅玩的「游乐场」。

——说实话,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接近「元宇宙」了。但 Snap 却在概念上保守得不可思议。

斯皮格尔昨天表示,Snap 拒绝使用「元宇宙」的概念,原因在于它太过于模糊和充满假设:「如果你问一屋子的人如何定义元宇宙,你会从每个人那里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

在斯皮格尔看来,虽然包括 Meta 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在狂吹元宇宙,但是元宇宙直到今天都尚未存在。和元宇宙相比,AR 却是真实存在的:斯皮格尔表示,每天有超过 2.5 亿用户在使用 Snapchat 的 AR 功能,包括各种夸张好玩的特效,以及购物相关的 AR 试穿功能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只计算了 Snapchat 自己产品本身;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用户通过三星手机的相机、迪士尼官方应用等产品,间接使用 Snap 提供的 AR 技术。

结果就是:在其它公司还在疯狂地叫卖着元宇宙的概念,却难以打动除了从业人员和跟风者之外的普通用户的同时,对于 Snap 而言,AR 已经是一个有着上亿级别用户量,货真价实的商业市场。

Snap 做到了包括苹果、谷歌等更大体量硅谷科技巨头所没有做到的事情,它几乎一己之力在撑着移动 AR 的技术生态。

当其它「元宇宙」公司都在推出各种让你沉迷于虚拟世界的软硬件时,Snap 在昨天的大会上还出人意料地发布了一款新产品:无人机。

Pixy 有两个摄像头,一个位于机身前面,另一个位于机身底面。它的设计理念就是从兜里掏出来,按下按钮,几秒钟时间就可以让它飞起来,完成你想要的拍摄动作,然后飞回你的手上。特别是在起飞环节,不需要任何复杂的设置。

Pixy 有四种飞行模式:悬浮 hover、环绕 orbit 、跟随 follow 和镜头拉远 reveal,通过机身上方的旋钮来控制模式,按一下旁边的黄色按钮即可起飞。没有手柄,不需要任何设置,随开随用,没有负担,就是它的精髓。

和其它急不可耐想要成为苹果的公司相比,Snap 在转型硬件上还算比较稳妥和保守。Pixy 是这家公司创立 11 年以来的第二款硬件产品。

上一款硬件产品,是由少为人知的 Snapchat 中国硬件团队主导研发的 Spectacles 智能相机墨镜。Pixy 和 Spectacles 一样,拍摄时按下按钮即可,拍完后的视频会自动无线传输到手机的 Snapchat 应用里,随后用户可以用 Snapchat 应用的各种编辑功能,对视频进行编辑和添加特效。

通过 Pixy 送交审核的样机上面的备注贴纸,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台无人机的开发和生产应该还是由 Snap 位于深圳的硬件团队负责。

在大会上发布 Pixy 的时候,Snap 用了一个场景作为演示:一堆情侣到野外 hiking,走到一个地方想要拍一些自拍视频,于是掏出了 Pixy,让他起飞,跟拍——就这么简单。

然而事实上,这个使用场景的背后,隐含的正是 Snap 对真实世界的热爱。

斯皮格尔表示,Snap 从 2018 年之后的整体战略,背后的核心理念就是:

人们仍然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相比虚拟世界,人们更享受在真实世界中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

这一理念,即使在人们虚拟/真实生活平衡完全失调的疫情期间和后疫情时代,仍然没有变化。

「通过 AR,将计算叠加到真实世界之上——曾几何时这是一个不着边际的想法,却在今天,通过我们的相机技术,已经成为可能,」

「AR 之所以如此重要,因为它能够将计算 (computing) 的力量与我们在现实世界中看到和体验到的东西结合起来。AR 使我们能够在熟悉的真实环境中使用计算,将技术无缝地融入我们的生活。」

Snap 对于 AR 的着重点,并不在于那些虚拟的部分有多酷炫(同时这也是元宇宙公司和从业者们心心念念的东西),而是回到了「增强现实」这四个字的原本字面含义:用计算的力量去增强真实的世界。

这家公司想要做到的,不是让用户沉醉于产品和技术,而是通过产品和技术,带给用户观察和体验真实世界的一种全新方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