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月17日美股收盘,“元宇宙第一股”Roblox收盘价为54.49美元,市值319.2亿美元。距离股价历史最高点141.6美元,已经跌去62%。同样积极拥抱“元宇宙”概念的Meta(原Facebook),市值在2月18日收盘也已经跌出全球前十。

Roblox在上市之初是一家儿童在线游戏平台,主要服务儿童玩家,平台上大部分游戏作品都是用户自行建立。因其通过自己的虚拟货币Robux获得收入,因此2021年3月在美股上市时,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

2月15日公布的第四季度和2021年财报显示,在“元宇宙”概念火热的这一年,公司亏损却在扩大,日活跃用户下降。其中,活跃人数中还包括美国近三分之二的儿童,这些儿童的参与大多是因为疫情原因,无法回归学校。此前,华尔街有分析师指出,一旦新冠疫情缓解,学校重新开课之后,少年儿童将更多选择和朋友们在线下玩耍,对于Roblox的日活也会造成影响。

因为戴着“元宇宙第一股”的帽子上市,Roblox2021年市值一度突破620亿美元,甚至超过动视暴雪成为美国市值第一的游戏公司。

这些惊人的突破让外界对Roblox的业绩寄予厚望。此前有分析师认为,Roblox第四季度的总预订额会在7.862亿美元,日活跃用户会在5050万。但根据Roblox公布的数据,第四季度预订额为7.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日均活跃用户4950万,同比增加33%,均低于预期。

一位游戏从业者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因为Roblox平台上有自己的虚拟经济体系,因此“总预定额”其实指的是玩家在平台中购买虚拟货币Robux的充值总额,由于平台收到的Robux会按一定比例返还给内容创作者和开发者,所以总预定额不代表Roblox的总收入。

实际上,Roblox的亏损还在不断扩大。财报显示,第四季度财报Roblox收入为5.7亿美元,经营亏损为1.39亿美元,净亏损为1.43亿美元。2021财年全年收入19.2亿美元,比2020财年增长了108%;经营亏损为4.95亿美元,2020年同期为亏损2.66亿美元;2021年净亏损为4.91亿美元,2020年净亏损为2.53亿美元。

公司解释亏损扩大的原因是支持业务增长所需的费用水平较高,并且预计在未来将继续亏损。

如果“元宇宙”概念的价值得到印证,至少在公司的业绩上也能有相应体现。但Roblox增加的收入,以及活跃用户,很大程度上仍是因为疫情的影响。Roblox创始人兼CEODavidBaszucki承认,疫情期间业绩在几个方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提振。并表示部分区域的用户恢复正常生活后,可能会让增长率有所下降。

“元宇宙”概念也未能帮助公司改善亏损情况。第四季度Roblox营收同比增速在83%,创一年内的最低。第一季度增速保持在140%,第二季度为127%,第三季度为102%。而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Roblox增速放缓的情况让外界发现,公司站在风口之上都“飞不起来”。

分析师MikeHickey本周指出Roblox各项关键业绩指标都低于预期,且可能连续走低证明其核心业务增长的峰值已过。

此外,Roblox的“难兄难弟”Meta也不太走运。自从扎克伯格将Facebook高调改名Meta,就成了全球除Roblox外最有“元宇宙基因”的概念股,两家股价也“一损俱损”。

记者发现,2月初Meta发布的财报由于业绩同样不及预期,股价暴跌21%,总市值单日蒸发约2520亿美元,Roblox隔日就跟着下跌8.31%。

近两日Roblox不被看好,股价距离历史高点已经跌去62%。2月18日收盘,Meta当日跌幅4.08%,股价207.71美元,市值5653.7亿美元,跌出全球市值前十榜单,排在腾讯之后。

此前,扎克伯格的财富也被挤出全球十大亿万富豪榜的队列,排到了第十三位。据了解,Meta发布的财报包含元宇宙战略的FRL部门财务数据,公司预计对元宇宙的投资令2021年营业利润减少约100亿美元,FRL短期不会盈利。

“‘元宇宙’概念能火,是因为上一代互联网企业缺乏增长的明显趋势和苗头,才会通过一个庞大的,也很难理解的概念去刺激他的股票。这是‘元宇宙’一夕之间爆火的主要背景。从这个角度看,企业改名也好,还是用各式各样的理由解释自己充满‘元宇宙’基因,都恰恰证明他们内部业绩出了问题,才需要借助新的概念刺激。”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Meta未来没有明显的业务创新,这种问题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元宇宙”对股价的刺激只是一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