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炒房团”大甩卖开始了:“海景别墅”原价7500 现在1500】“海景别墅能值多少?”这不是现实世界的房产咨询,而是一个近200人大群的网友对话,群名是“元宇宙XX交流群”。他们讨论的是上市公司天下秀一个名为Honnverse(虹宇宙)APP里的虚拟房产。而一些明星和知名企业的高调介入则让元宇宙更令人侧目。(每日经济新闻)

这不是现实世界的房产咨询,而是一个近200人大群的网友对话,群名是“元宇宙XX交流群”。他们讨论的是上市公司天下秀一个名为Honnverse(虹宇宙)APP里的虚拟房产。

2021年11月23日,歌手林俊杰发文表示,在Decentraland上花费12.3万美元(约合78万元人民币)购买了3块土地。

几天后的12月9日,香港房地产巨头、新世界发展集团CEO郑志刚宣布投资元宇宙虚拟世界游戏《The Sandbox》,购入The 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投资金额据传约500万美元(约3200万元人民币)。

12月底,深圳本土房企大中华国际集团举办元宇宙潮流IP艺术展;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其开发的元宇宙产品“希壤”APP召开,这是国内首次在元宇宙举办的大会。

今年元旦刚过,歌手周杰伦入局元宇宙再次成为热点。元宇宙平台Ezek称发售了1万张周杰伦旗下品牌PHANTACi联名幻象熊,开卖5分钟内就售出了3000个,40分钟内售空,销售金额高达6200万元。

现实和元宇宙本是两个平行世界,但明星和大佬引流,带来各路资金的蜂拥而至,人们似乎一下找到了现实与元宇宙的链接方式——炒房和炒其他虚拟物品。

元宇宙已在A股市场成为特殊概念。截至目前,元宇宙板块概念股已有94家。此外,关于元宇宙的一些平台和虚拟物品也开始获得巨量流量加持。

对于前述投资,发展在回应采访时表示,这只是CEO郑志刚的个人投资行为,并非由集团规划或投资。

据悉,郑志刚将在虚拟土地上展示10家特色公司,包括诊断及基因检测开发商Prenetics、物流业独角兽Lalamove、科技配件品牌Casetify等。

一位接近新世界发展的人士告诉记者,郑志刚本身就是一个有想法、涉猎广的人,是弄潮儿,购入数字土地除广告效应外,在虚拟土地上也能够实现他商业模式的探索。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搭元宇宙这辆快车,率先进入,将来有可能在这个市场占据领先位置。不过也不排除未来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多品牌,会选择在元宇宙寻找展示空间。

不过,尽管在元宇宙元年因虹宇宙APP爆红,但似乎有点回避把自己这款产品和元宇宙联系在一起。面对突然而至的流量和舆论关注,方面并没有感到欣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的第一句解释就是“我们只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

而虹宇宙APP之所以出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去年末开放的线上限量版虚拟房产预约抢号活动。记者注册和体验了这款产品,除了时不时会遇上卡顿、掉线外,虚拟社区从场景设计、社交模式到虚拟人物的研发都显得有些粗糙,也没有涉及目前流行的VR、AR场景或体验,反倒是各种类型的虚拟房屋并不少见。

不过虹宇宙的玩家们并不在意这些,他们建立起各种交流群。在其中一个群中,记者不仅发现了用若干个手机号注册IP后抢占了100套房的玩家,也发现了豪掷数万元囤房几十套伺机抬价转手倒卖的玩家。群里基本没有人交流虹宇宙的沉浸式社交产品体验,所有的话题都与早期虹宇宙给用户免费或低价定量配送的虚拟房屋买卖信息相关。

以虹宇宙为例,该平台将总计发行虚拟房屋35万套,有13种房型,每种房型的发行量和稀缺度都不同,房子的等级从高到低分为SSS、SS、S、A、B、C级,级别越高越稀有。

周一兰在虹宇宙“囤房”中算得上是领袖级人物,对于为何入局,他说自己也是看元宇宙火,就去查资料,在对比中找到了这款软件。

实际上,早期在闲鱼上,除了玩家将免费抽得的房屋拿来出售外,也衍生出了类似“登录软件需要提供助力码”的交易,价格在几元到百元不等。更有卖家利用信息差,当新玩家前来咨询表示是新手时,向其开出“1000押金教你”的服务。

相较于闲鱼上通过游戏各个环节来挣信息差这份钱的玩家,周一兰更多是将最新获得的信息和本可用来交易的助力码,免费分享给其他玩家,最高峰时,一天找他前来咨询的玩家超过30位。

谢琛是被周一兰指导选房的众多玩家之一。谢琛的入局方式和周一兰很像,看到相关元宇宙房产交易的消息后,判断这或许是一次炒作氛围下的赚快钱机会。

谢琛调侃说,虽是抱着暴富的心态来,但也设了底线,不投入太多资金、时间、精力,主要看运气。

“早年错过比特币,现在不能再错过元宇宙,都看不懂,上就是了”,早年接触过比特币但没持续关注,一直让谢琛觉得自己错失了机会,很遗憾。

谢琛在网上认识了周一兰,在后者的指导下,谢琛参与了虹宇宙APP内测游戏,连续三天完成了新人嘉年华任务,抽到了稀缺等级中等偏上的房子,这让谢琛非常开心。

拿到房子记下编号,谢琛便好久不再登录APP。对他而言,软件体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手中的数字房产将来升值。

不过,在周一兰观察来看,相较一个多月前的热到发烫,随着闲鱼下架元宇宙房产、虹宇宙房产等关键词,现在市场已略有冷寂,他所在的不同交流群内话题也少了很多,大多数奔着短炒而来的玩家,对于类似支付宝等平台推出的“需要持续半年、两年等较长时间才可赠送转让的数字藏品”兴趣寥寥。

在周一兰接触的众多玩家中,初级玩家的心态普遍是,虽然虹宇宙内测体验槽点满满,但能赚一点是一点。而高峰时期,在交流群内,有人会发出房产每日交易的开盘、收盘价格,闲鱼上也有专门的虚拟房源交易中介人员,彼时这些房源的价格一天高过一天。

赵欣欣早前在3天之内花费近万元,从闲鱼上一个大中介那里收购了30多套虚拟房源。“他就是吃信息差的人,很多中介从他这里进房子,我都没有担保的,直接转钱给他。”

所购房源的稀缺程度并不高,赵欣欣的策略是以量取胜,但对未来价格走势,他并没有太多把握。“打算先囤着,看运气能卖多少,不管赚亏,也就一次性的事”,赵欣欣调侃自己说,反正之前比特币、股票啥的都亏了。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表示,元宇宙作为新领域新事物,建议大家不要在对其一无所知情况下,看到别人买也跟着买进,对新鲜事物要有认知、学习的过程,不要冲动,更不要在不了解的情况下盲从。

对于虹宇宙蜂拥而至的流量和舆论,天下秀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解释说,虹宇宙是一款3D虚拟社交产品,并非元宇宙+地产的游戏产品。

对于为什么会有“虹宇宙炒房”的质疑,天下秀回复称,更多的还是公众误把我们跟国外一些元宇宙游戏产品类比在一起。

国外很多游戏产品可以实现交易,甚至会通过自己平台发币,但国内跟国外的政策、法规不同,尤其是交易部分,因此我们现在也是严格遵循合规要求,不发币也不支持交易。

“你可以把这些虚拟房屋当成一个数字藏品,到目前为止,每个用户拥有这些数字藏品都是免费的,我们没有从中受益,在系统平台也没有办法直接交易,我们现在更多的是说可以赠予。”

关于虹宇宙产品定位和规划,天下秀表示,我们是要做成一个开放式的内容创作平台,因为本身我们底层技术是区块链,分布式存储、分布式计算,它的价值其实也是由整个生态链的玩家来共建的,未来任何创作者都有他们自己的虚拟形象,可以自己接入我们平台。

对于大家比较关心的未来虹宇宙APP盈利模式,天下秀称,未来在虹宇宙三维虚拟社交空间生产内容,比如一套动作、一幅数字插画、一首原创音乐等等,创作者不再受限于仅通过售卖广告的方式变现,而是售卖自己的知识产权。在这一过程中,因为需要用到我们的服务器,未来我们会收取数据技术服务费等,这可能是我们的一个盈利模式。

集团在深圳大展览广场G层举办了“元宇宙潮流IP艺术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发现,正对着会展中心地铁出站口的主展场,被两部电梯分割为三块区域。展览现场分别陈列有火爆深圳本土的魔鬼猫、皮卡丘等IP摆件,同时数字荧屏上展示有元七七虚拟主持人。会场规模相对较小,逛展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在展览现场,主办方首席运营官音海向记者介绍,除主展场外,在大中华国际展览广场G层还分别布置了当下流行的网红打卡点,整体装修上更偏向科幻感、未来感。与此同时,Mytrol数字文创空间交易平台也在同一时间上线。

对于本次展会为何是“元宇宙潮流IP艺术展”,以及市场上质疑的蹭热点之嫌,大中华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卓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率表示,大中华集团虽然是一家以地产为主的企业,但一直在尝试多元布局,从未放弃对各类风口的关注,我们正在探索元宇宙与现实地产的新商业形态。

对于Mytrol平台上线后的市场影响,李卓表示,Mytrol立足实体,展望元宇宙,上线后将以线下商业营收增量为核心,赋能商业、赋能地产,以一条主线、多个触手为市场战略,探索商业地产与数字艺术互利共赢共生新模式。

对于大中华集团等在元宇宙和区块链方面的探索,李卓认为,相对于纯科技互联公司,有地产板块、商业板块的房企,做起来更有优势。

她分析说,比如我们第一阶段是先用文创类产品进行市场开拓,后面陆续会嫁接很多虚拟产品,再结合集团现有的地产板块、商业板块,包括一系列周边等,通过嫁接和切入赋能实体板块,同时在现实世界也能找到虚拟世界的承载体或映射体。

在他们看来,讨论元宇宙与房地产链接,不应该将“元宇宙”与“原宇宙”完全割裂开来,元宇宙完全可以成为现实世界的“试验场”。

克而瑞科创认为,现实中的地产承载着人类基础的“衣食住行”,也许元宇宙中的地产就是人类“七情六欲”的最佳归宿,一些在现实世界中成本较高的交互体验与服务都可以在元宇宙中尝试,甚至现实世界中的服务可以延展进入元宇宙,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元宇宙房地产的价格都不便宜。在Decentraland上,一宗数字地块被卖出了24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万元)高价,约合2.7万元/平方米。

虽然元宇宙概念的风已经吹向了房地产,但对这个还十分新鲜的事物,业内人士态度各异。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还处在萌芽期的新鲜事物,需要慎慎对待;还有人对其发展充满期待,认为将掀起地产行业革命;更有网友表示,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纯粹的泡沫了。

互联网家装领军企业土巴兔CEO王国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装修作为一个非常依赖用户审美、用户体验以及空间感的领域,元宇宙其实是有比较大应用空间的。作为国内主要互联网家装平台,土巴兔会对这个领域保持关注,保持开放态度和学习。

但相较多元化尝试,现阶段王国彬更倾向术业有专攻,做强基本功的理念,这或许也代表了某些企业掌门人在跨界展业这件事上的共性认知。

李国彬表示,“作为企业负责人,其实不应该太陷入这种概念里。因为互联网家装这个行业本身还有非常多矛盾,可以解决得更好。所以我们一方面保持关注,另一方面注意不让自己在大方向上分散太多精力。”

李大霄认为,元宇宙还是一个处在探索期的新领域,近期掀起的购地购房热潮,还不至于立即就影响到现实中的土地和房屋价格。事物发展都有过程,到一定阶段国家会对其有清晰判断。也许它会保持热度,也许它就会在适当时候被引导。

宋丁则表示,现在我们还看不出太多影响,但是从长远看,完全不排除现实房地产产业和元宇宙存在交易关系和经济关系,逐步产生更深刻影响。它可能通过这种折射或者一种特殊体制设定,进入虚拟世界,形成虚实结合的模式。现在元宇宙购房购地,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网络进一步深化、细化的一种表现。

一位上市房企副总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还不是太了解,但元宇宙房地产的热炒,可能会转移投资者对现实房地产业的关注、热情和资金,可能产生不利影响。

在李卓看来,元宇宙是当之无愧的风口,但目前更像是一个“人造”概念。实际上虚拟土地交易早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直到近几个月搭上元宇宙顺风车,成交额屡破纪录,才突然出圈大火。或许只有在元宇宙概念趋于成熟时,虚拟土地、房产等虚拟资产的价值才能得以体现,只不过这一天何时到来还是个未知数,至少不是现在。

有专门从事房地产营销的科技公司曾撰文,元宇宙概念碰上房产将大有可为,甚至会掀起房企营销的革命。他们认为,现在房企卖房一般需要花费重金重力去打造样板间,房子卖完之后一般都会直接拆除,造成极大浪费,而在元宇宙比较高阶的时代,通过对各种生活场景的模拟,售楼中心、示范区等都无需再做实体。

表示,之前没有特别关注深入研究,但从现阶段呈现模式来看,非常像十几年前网络流行的抢车位、种菜游戏,只不过那是在开放空间基于大量用户的免费游戏,没有像现在元宇宙虚拟地产、房产一样宣称稀缺、可真实交易等。对于民众较为关心的花百万千万购买虚拟土地、房产值不值的问题,其续称,百万千万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大数字,但对于高净值人群或者企业来说,这笔花费就像普通人花几十几百进行游戏充值一样,而且这过程中也给他们带来了广告效应和热度。

不过,也有网友犀利评论道,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纯粹的泡沫了,资本家不仅牢牢把控现实世界,现在又弄出个虚拟世界,以极低成本造概念。现实世界的房子收割人生,虚拟世界的家收割灵魂。

警惕元宇宙中的“房炒不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元宇宙”一词爆红,但在很多人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元宇宙炒房”悄然出现。低价甚至免费的虚拟房产、虚拟土地被人为炒出了高价,并衍生出转手倒卖的产业链。

但事实上,元宇宙的普及应用还处在极早期,包括数字地产在内的数字资产还存在极大风险,不适合个人盲目投资。很多参与的玩家,都抱着趁机赚一把的心态投资,看中的就是所谓的“升值”空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