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新兴概念)_

声明:,,,。详情

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元宇宙本质上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数字化过程,需要对内容生产、经济系统、用户体验以及实体世界内容等进行大量改造。但元宇宙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是在共享的基础设施、标准及协议的支撑下,由众多工具、平台不断融合、进化而最终成形。

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小说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在这里,人们用数字化身来控制,并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到现在看来,描述的还是超前的未来世界。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沈阳教授这样定义元宇宙:“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以及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通过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编辑。”

“元宇宙仍是一个不断发展,演变的概念,不同参与者以自己的方式不断丰富着它的乌杠墓含义。”

北京大学陈刚教授、董浩宇博士这样定义元宇宙院捉宙:“元宇宙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从时空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空间维度上虚拟而时间维度上真实的数字世界;从真实性来看,元宇宙中既有现实世界的数字化复制物,也有虚拟世界的创造物;从独立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与外部真实世界既紧密相连,又高度独立的平行空间;从连接性来看,元宇宙是一个把网络、硬件终端和用户囊括进来的一个永续的、广覆盖的虚拟现实系统。

在原著中,元宇宙(Metaverse)是由促乘立Meta和Verse两个单词组成,Meta表示超越,Verse代表宇宙(universe),合起来即为“超越宇宙”的概念: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运行的人造空间,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 由AR、 VR、3D等技术支持的虚拟现实的网络世界。

元宇宙始于1992年国外科幻作品《雪崩》里提到的“metaverse(元宇宙)”和“Avatar(化身)”这两个概念。人们在“Metaverse”里可以拥有自己的虚拟替身,这个虚拟的世界就叫做“元宇宙”。

20世纪70年代到95年代出现了大量的开放性多人游戏,也就是说游戏本身的开放世界形成了元宇宙的早期基础。后来,2003年有一款游戏叫《

》发布,它在理念上给我们部分解放了现实世界所面临的窘境,这句话怎么理解?就是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是不能快速调整自己的身份,而在虚拟世界当遥舟她踏中,我们可以通过拥有自己的分身来实现,所以《Second Life》给了我们过一种新生活的可能性。。

2020年人类社会到达虚拟化的临界点,疫情加速了新技术的发展,加速了非接触式文化的形成。

上市;5月,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表示公司正在努力打造一个“企业元宇宙”;8月,英伟达宣布推出全球首个为元宇宙建她弃立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

10月28日,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宣布更名为“元”(Meta),

2021年12月21日,百度发布夜糠章墓的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希壤”正式开放定向内测,用户凭邀请码可以进入希壤空间进行超前体验。

”,2021年的Create大会在“希壤APP”里举办,这是国内首次在元宇宙中举办的大会,可同时容纳10万人同屏互动。

2022年1月,索尼(Sony)宣布了下一代虚拟现实头盔(PS VR2)的新细节,以及一款适配PS VR2的新游戏。

2022年1月4日 高通技术公司在2022年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宣布与微软合作,扩展并加速AR在消费级和企业级市场的应用。双方对元宇宙的发展充满信心,高通技术公司正与微软在多项计划中展开合作,共同推动生态系统发展,包括开发定制化AR芯片以打造新一代高能效、轻量化AR眼镜,从而提供丰富的沉浸式体验;并计划集成Microsoft Mesh应用和骁龙Spaces™ XR开发者平台等软件。

Roblox给出的元宇宙包含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要素众多,每个要素背后,还有一连串的解释。总之,一句话说不清楚,这也恰恰说明这一概念的模糊性。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沈阳教授指出,一方面,现实中缺什么,虚拟世界中就需要补什么;另一方面,人们在虚拟世界里面做的事情,对于真实的世界有没有反哺的作用。然而从人类发展历史看,虚实之间的平衡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在元宇宙特征与属性的START图谱中,北京大学陈刚教授与董浩宇博士梳理并系统界定了元宇宙的五大特征与属性,即:社会与空间属性(Social & Space)、科技赋能的超越延伸(Technology Tension)、人、机与人工智能共创(ArtifIcal, Machine & AI)、真实感与现实映射性(Reality & Reflection)、交易与流通(Trade & Transaction)。

。沉浸式路径的代表是VR技术,比如佩戴VR设备,可以让人进入一种“万物皆备于我”的沉浸式专属场景,这种场景既是沉浸的也是内卷的。叠加式路径的代表是AR技术,它是在现有条件上叠加和外拓,比如给普通机器人加入皮囊皮相、注入灵魂情感,令其成为仿真机器人。

。通往元宇宙的路径,一直有激进和渐进两种方式。比如Rolox就是激进路径的代表,从一开始就不提供游戏,只提供开发平台和社区,以创作激励机制吸引用户,实现完全由用户打造的去中心化世界。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空间进行编辑,做剧本或设置游戏关卡等。

。元宇宙的路径还存在开放和封闭两种关系。这种关系在手机市场上体现较为明显,比如苹果系统就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软硬件都是封闭的,我把这种逻辑总结为“我即宇宙”。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沈阳教授表示,“元宇宙本身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个理念和概念,

,包括VR和AR。扩展现实技术可以提供沉浸式的体验,可以解决手机解决不了的问题。

,能够把现实世界镜像到虚拟世界里面去。这也意味着在元宇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自己的虚拟分身。

。随着元宇宙进一步发展,对整个现实社会的模拟程度加强,我们在元宇宙当中可能不仅仅是在花钱,而且有可能赚钱,这样在虚拟世界里同样形成了一套经济体系。

在元宇宙时代,实现眼、耳、鼻、舌、身体、大脑六类需求(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意识)有不同的技术支撑(4I),如网线和电脑支持了视觉和听觉需求,但这种连接还处在初级阶段。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连接不仅满足需求,而且通过供给刺激需求、创造需求。如通过大数据精准“猜你喜欢”,直接把产品推给用户,实现“概率购买”的赌注。

作为一种多项数字技术的综合集成应用,元宇宙场景从概念到真正落地需要实现

是XR、数字孪生、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单项技术的突破,从不同维度实现立体视觉、深度沉浸、虚拟分身等元宇宙应用的基础功能;

是多项数字技术的综合应用突破,通过多技术的叠加兼容、交互融合,凝聚形成技术合力推动元宇宙稳定有序发展。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沈阳教授表示,元宇宙涉及到非常多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数字孪生、区块链、云计算、拓展现实、机器人、脑机接口、5G等,元宇宙的生态版图中有底层技术支撑、前端设备平台和场景内容入口。元宇宙有三个属性,一是包括时间和空间的

元宇宙在不同产业领域当中,发展速度是不一样的,如果某一个产业领域和元宇宙的三个属性有密切结合,它发展会更快,这包括游戏、展览、教育、设计规划、医疗、工业制造、政府公共服务等。未来我们所有的行业都需要在有空间性、人机性、经济增值性的元宇宙当中重新进入赛道。

目前市场上的元宇宙公司有四套叙事逻辑,分为虚实融合、去中心化交易、自由创造、社交协作。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各大科技企业主要还是依托其既有优势来布局元宇宙领域,主要可以分为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聚焦核心元器件和基础性平台领域,加快布局元宇宙硬件入口和操作系统,以英伟达、Meta、微软等国际数字科技巨头为主,字节跳动等国内企业也在加快推进元宇宙相关硬件的研发。

第二种是聚焦商业模式与内容场景,探索元宇宙相关应用场景落地,以国内数字科技巨头为主,如腾讯表示将在游戏、社交等领域加快对于元宇宙的研究开发。

第三种是政府推动企业入局模式,以韩国企业为主。韩国是全球推进元宇宙产业发展最为积极的国家之一,其首都首尔在今年11月宣布成为首个加入元宇宙的城市政府;同时,韩国元宇宙产业的发展主要是相关政府部门牵头,引导和推动三星、现代汽车、LG等企业组成“元宇宙联盟”,形成企业在元宇宙领域的发展合力,以此推动实现更大范围的虚拟现实连接,并建立韩国国家级元宇宙发展平台。

需要注意的是,国内外元宇宙领域的争夺战已经如火如荼,元宇宙产业的全球不均衡发展态势正在逐步形成,在此情景下,我国企业应强化元宇宙产业发展的科技硬实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信息化与网络经济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2021年9月16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了120余页的《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报告分为《理念篇》《产业篇》《风险篇》,聚焦于2021年大热的“元宇宙”(metaverse)概念,通过对其的概念梳理、理论构建、行业分析,全面解读这一互联网行业新风口的深刻内涵,并研判其发展趋势和潜在风险。其中,《理念篇》讨论了元宇宙诞生的过程和历史契机、元宇宙的概念界定、虚拟和现实的关系、元宇宙的价值来源、多维时空的搭建等相关的理论问题,并对元宇宙的运作模式分物理、地理、伦理、事理、心理5个部分进行了论述。《产业篇》讨论了元宇宙的技术基础,分析了元宇宙的行业生态以及中、美、日、韩四国的元宇宙行业发展现状,最后提出了元宇宙指数体系。《风险篇》从生产力、稳健性、组织结构、服务功能、适应性、公平性六大为对元宇宙产业生态健康度进行了多维评估,指出目前元宇宙处于“亚健康”状态,进一步从舆论、技术、资本、伦理和法律规范等层面对元宇宙产业发展十大风险点进行了讨论。

《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认为,2020年是人类社会虚拟化的临界点,为2021年成为元宇宙元年做了铺垫。一方面疫情加速了社会虚拟化,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下,全社会上网时长大幅增长,“宅经济”快速发展;另一方面,线上生活由原先短时期的例外状态成为常态,由现实世界的补充变成了与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人类现实生活开始大规模向虚拟世界迁移,人类成为现实与数字的“两栖物种”。

全体参会代表结合自身业务场景从不同角度对元宇宙产业发展进行了分享,大家探讨《2020-2021中国元宇宙产业白皮书》大纲,并对相关技术、应用、政策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展开对话。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要以安全合规为前提发展元宇宙产业,积极推动我国相关技术发展和应用落地,助力我国产业转型升级。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元宇宙仍是一个不断演变、不断发展的概念,不同参与者也会不断丰富它的含义,元宇宙产业发展存在资本操纵、舆论泡沫、隐私风险、伦理风险、立法监管空白等十大风险,元宇宙的技术生态和内容生态都尚未成熟。无论是变革新机遇还是资本的概念炒作,我们对元宇宙和教育的融合有许多想象,但美好愿景仍需以理性判断风险和稳步推进技术发展为基础。

元宇宙仍处于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无论是底层技术还是应用场景,与未来的成熟形态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但这也意味着

因此,拥有多重优势的数字科技巨头想要守住市场,数字科技领域初创企业要获得弯道超车的机会,就必须提前布局,甚至加码元宇宙赛道。

,元宇宙不仅是重要的新兴产业,也是需要重视的社会治理领域。元宇宙资深研究专家马修·鲍尔提出:

以移动互联网去类比元宇宙,就可以更好地理解政府部门对其关注的内在逻辑。政府希望通过参与元宇宙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以便前瞻性考虑和解决其发展所带来的相关问题。

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拥有社交关系沉淀的社交平台更可能成为元宇宙入口,围绕社交也更容易构建元宇宙

,元宇宙强调的“开放”需要“有序”来加持。否则会因缺乏有效治理而使元宇宙变成“暗”宇宙,因此需要制定完善的规则体系,保证元宇宙可持续。在实践过程中面临增加管理成本,以降低交易成本,提升整体效率等情况。

,随着元宇宙的发展,金融风险的传导速度可能更快、传播面可能更广、复杂性危害性可能更强,将给金融监管带来新的挑战。对此,可以通过DCEP来实现数字资产支付或跨链支付,为元宇宙中的经济系统提供安全支撑。

,受元宇宙科技自身特点的影响,会加速天使、VC、PE的聚合与投资前移。通过有的放矢地打造聚合与前移的双核驱动投资模式,能够有效解决元宇宙科技产业高速发展的痛点,如有限合伙的来源单一问题、有限合伙的税收问题、投资资本的退出问题等。

,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数据显示,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41万亿元,能源作为数字基础的重要一环将面临严峻挑战,加之全球控排形势严峻,真正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加快多元化、清洁化、低碳化和能源数字化转型,以适应元宇宙科技产业的需要。

如元宇宙中采用零信任的安全技术下怎样实现可信的最小授权、现实世界的隐私计算如何在元宇宙应用、人才及基础教育如何适应元宇宙科技产业的发展、如何保证地区发展均衡、如何防止科技内卷……

技术渴望新产品、资本寻找新出口、用户期待新体,被认为是点燃元宇宙的三把柴火,而国内外资本巨头进军元宇宙的技术布局正是对现实困境的回应:Meta改名前已推出“Horizon Workroom”VR会议平台;微软在“Ignite2021”年度技术盛会宣布将具备混合现实功能的会议平台Microsoft Mesh加入Microsoft Teams;百度上线虚拟沉浸社交App“希壤”;网易CEO丁磊在财报公布的电话会议表示,目前网易在元宇宙相关技术和规则上,都做好了准备,等到时机成熟的一刻,“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投资方面,国内资本巨头对元宇宙的布局仍然集中在娱乐社交领域,如腾讯领投虚拟社交游戏“Avakin Life”,字节跳动投资“代码乾坤”公司发行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工具《重启世界》等。在不少人看来,从用户需求出发,未来元宇宙将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日本在元宇宙上的探索以虚拟世界+社交网络为主,同时多元参与,发挥日本动漫文化影响力。但是日本动漫产业在今年的发展速度基本上没有增长,未来中国在元宇宙动漫产业上完全有可能超过日本。

,但是最终是走向更加虚拟化,还是能够反哺于现实社会,主要看VR和AR这两种技术路线,哪一种技术路线发展得更加迅速。我们的良好愿望是希望在虚拟世界当中能够实现虚实互补,而不是完全脱实向虚,我们考虑到VR是偏虚拟化的,AR可以增强在现实世界中的观察力,所以我们在元宇宙的概念加入虚实相融。随着大家做的元宇宙应用类型越来越多之后,就形成了一种社会形态。

早在元宇宙爆发之前,翟山鹰老师就以金融、互联网、商业领域的发展为基础,融合国学智慧,洞察时代本质,前瞻性提出“生态星球”理论。“生态星球”理论认为:人类传统的生存和发展规律即将被完全打破,与现实生活并存的另一种生活——互联网生活,开始越来越多地占据人类发展的主导地位,人类开始在互联网上生活,在互联网下生存的意识形态和模式,演变为人类精神在网络世界生活的虚拟世界——“生态星球”。

“生态星球”打破人类精神和肉体的完全合一关系,建立了人类精神在脱离肉体束缚后,在数字世界的生存形态。满足某类人群特定精神需求的虚拟世界就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星球”,建立“生态星球”的机构拥有“生态星球”的完整产权和组织建设权,“生态星球”按照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网络世界生存法则运行,把大量垂直化精神需求寄托在“生态星球”的人群就是“生态星球”的数字居民。

“生态星球”不仅和“元宇宙”概念不谋而合,而且可以说是“元宇宙”的终极形态,对虚拟世界的创造法则、运行规则、组织架构等进行了更加详尽而完整的设计。

“节点经济”是“生态星球”理论的底层逻辑。翟山鹰老师认为,在数字世界中的用户,只要满足稳定情感需求、稳定爱好需求、稳定思想需求、稳定利益需求、稳定资源需求、稳定荣誉需求等条件中至少三项,就可以转变为一个节点,而提供各种功能、产品和服务的中心组织(包括商业机构)成为超级节点。普通节点围绕超级节点形成的“类星系”链式结构就成为一个“生态星球”,而无限的“生态星球”还可以组成一个涵盖全人类的“生态宇宙”。

在“生态星球”中,智能合约广泛应用,令每个节点的网络行为全部可记录、可追溯、可衡量,从而实现数字身份确认、行为共识、资产确权和信用共享。节点对生态的生产力贡献被精准记录,采用共享经济按劳分配的法则,匹配对应商业积分奖励,贡献多积分多,积分与付出形成良性循环,从而构建起一个更加美好、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高度匹配、“多劳多得”的体系,满足节点的物质和精神需求。

制造业长期以来一直拥有物理设施“数字孪生”的概念。制造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通过虚拟空间来运行工厂生产过程的模拟,公司经理可以识别和分析如何更高效、更安全地完成工作,而无需对更改进行物理测试。

有了工业元宇宙,工程师可以非常方便地进入工业虚拟元件的内部观察。工业机器人也可以在设计生命阶段进入多的特性。例如在逼真的真实环境中的“宇宙”虚拟元场景中试车。

文旅元宇宙拓展了时空,我们可以在本地虚实相融的空间中,看到远方,获得趣味性和沉浸感。将允许人们使用 VR 设备在不离开家的情况下“环游”世界。

通过教育元宇宙,我们可以直接把太阳虚拟化在我们的元宇宙上,学生可以直接看到太阳的情况。同时允许学生调整观察太阳的距离,以获得太阳视觉效果的变化。

元宇宙就好比是一个具身性的互联网,在元宇宙你不是简单地再去浏览内容,而是身处在内容之中。从互联网1.0、2.0再到移动互联网,元宇宙可能是接替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新的互联网时代。

百度依托包括智能视觉、智能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等在内的一系列领先的人工智能技术能力,借助百度推出的虚拟现实内容平台、虚拟现实交互平台,元宇宙世界内容的制作成本将迎来大幅的降低,并推动硬件消费体验的升级和内容生产效率的提升。

由于在游戏领域的应用,有一部分人认为元宇宙就等同于电子游戏和虚拟世界。对此有专家表达出不同的看法,元宇宙不能简单等同于电子游戏,也不能等同于虚拟世界。它是创造性游玩、开放式探索、与现实连通。

主要元宇宙开发商包括Decentraland、The Sandbox(获新鸿基9300万美元投资)、Cryptovoxels、Somnium Space、天下秀等。

与元宇宙产业有密切联系的公司有Metaverse Group(虚拟地产公司),虚拟货币及元宇宙地产公司)等。

在元宇宙中,玩家可利用土地、房屋等虚拟空间进行创造、社交、游戏等行为。因此,要想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用户便需要拥有虚拟土地或房屋。当然,这些虚拟土地或房屋无法在现实世界使用。

以Decentraland为例,用户可以在其虚拟土地上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个性化建设。对于这些虚拟建筑,用户可以自己收藏或者对外进行二次销售,还可以举办艺术展、音乐节、游戏竞赛、发布会等诸多活动。

该平台明确向用户强调虚拟土地的稀缺性,虚拟土地以拍卖的方式提供给用户,用户则以NFT(非同质化代币)进行交易。

按照市场规律,在虚拟土地或房屋总量一定的前提下,当越来越多人进入这一虚拟世界,虚拟土地或房屋的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但在虚拟世界中,炒作因素更加难以避免。同时,虚拟资产交易目前在不少国家亦存在法律风险。

在元宇宙基本定义不清的前提下,已有诸多报道、文章指出,数字藏品,包括虚拟土地、房产的价格存在泡沫。更有媒体直言,作为“通往元宇宙世界的关键密钥”,NFT(非同质化代币)“存在炒作、洗钱和金融产品化等风险,对于NFT投资应该保持谨慎态度,警惕‘击鼓传花’式的金融骗局”。

加拿大投资公司Tokens子公司Metaverse Group以61.8万MANA(Decentraland加密货币)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中购买了一块虚拟土地,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购买这块虚拟土地大约花了24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48万),创下该平台虚拟房产价格纪录。

随后,一家投资和开发虚拟房地产的公司Republic Realm以430万美元(约2739万人民币)的价格在沙盒游戏平台The Sandbox上收购了一块虚拟土地,再次刷新虚拟房产交易价格。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信息化与网络经济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左鹏飞认为,除了技术瓶颈以外,元宇宙发展主要面临四个方面的挑战:

第一,如何确立元宇宙运行的基本框架?元宇宙是现实经济社会的场景模拟,其中涉及到价值观念、制度设计和法律秩序等一系列基本框架选择问题。

第二,如何避免形成高度垄断?元宇宙场景的实现,需要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投入,同时又要实现超大规模的连接,因此元宇宙具有一种内在垄断基因。我们需要避免元宇宙被少数力量所垄断。

第三,如何维系现实世界和元宇宙之间的正面互动关系?也就是用好元宇宙这把双刃剑,谨防人们沉浸在元宇宙场景中不能自拔,要发挥元宇宙的积极作用。

第四,如何保护隐私和数据安全?元宇宙的发展,需要搜集人们更多的个人信息,保护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将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韩国元宇宙项目核心学者,三星、LG、“现代”汽车等企业元宇宙项目专家金相允博士在新书《元宇宙时代》中,为我们解析了元宇宙时代的风险与挑战。

教授表示,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以及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通过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编辑。“元宇宙本身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个理念和概念,它需要整合不同的新技术,如5G、6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强调虚实相融。”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对未来元宇宙产业的发展提出了三点政策建议

三、推动中国元宇宙产业全球化,鼓励比较纯粹的元宇宙企业发展,提升中国企业的全球市场份额。中国目前在元宇宙配套技术发展、产业健全程度上仅次于美国,国内市场空间广阔,在海外市场拓展上中国企业也积累了一定经验。需进一步面向元宇宙场景入口企业、底层技术企业、第三方配套服务企业等提供差异化的孵化及监管策略,首先从配套技术设施层面提高中国企业的全球份额,其次对平台型企业的全球化发展进行有效引导和合理约束。推动技术层、资源层、用户层多层次的全球化发展。

认为:“当现实空间遇到虚拟空间,除了要关注技术发展带来的变革,更需关注‘价值’本身的意义,要将有序的政策监管纳入其中,保障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信息化与网络经济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胡闻认为,元宇宙概念在今年大热不是偶然,经过多年酝酿,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5G通讯、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的应用日渐成熟,这些技术的结合运用使打造元宇宙成为可能。

认为,元宇宙是技术经过沉淀、融为整体后所自然产生的某种社会效应。这个时代到来后,内容和体验的界限将会模糊,我们在不受束缚的条件下与他人或人工智能交往以创造元宇宙的规则,体现高度的自主性和开放性。

娱乐资本论联合险峰(K2VC)举办了“元宇宙大会”。大会邀请了资本、文娱、科技等行业的大咖,希望展现业界对元宇宙最深刻的思考和最前沿的实践。如今,对于元宇宙的探索才刚刚起步,行业正在苦苦探求真相:是机会还是泡沫?元宇宙究竟覆盖哪些产业?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还是否有出现巨头的机会?

只要元宇宙成真,两条路里,我们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第二条。一旦选择,无法回头,唯有蒙眼狂奔,直至文明尽头。至于人类未来,我们祝马斯克的火星计划好运。

“元宇宙(Metaverse)”正在烈火烹油,变得滚烫。最近,先是Facebook换成了Meta的名;接着,微软宣布Mesh打工人的元宇宙跟进,后面连卖鞋的耐克都不淡定,网上兜售虚拟产品,绑定元宇宙给自己贴金。加上此前腾讯、阿里、字节已经入局,一切就像10年前的物联网…

作者|蓝莲花 廿四“你们猜,柳夜熙那条视频当晚上线小时后,有多少个点赞?A. 50个;B. 1000个;C. 10000个。”昨日下午,在剁椒TMT和一线VC联合举办的《数字人:今日与未来》沙龙现场,柳夜熙背后制作公司、创壹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梁子…

眼下元宇宙吹起来的资本故事,还远没有这么夸张。只是,泡沫总会破裂,狂欢后留下的一地鸡毛该如何收场,没有人关心。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人们都以为自己不是最后倒霉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