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七天,来自台湾的网球教练林哲生都在球场上度过。他说,能将兴趣和工作结合,是种幸福。他还说,“我想为大陆培养出一名男李娜”。

去年,李娜勇夺法网冠军,成为第一个赢得大满贯赛事冠军的亚洲人,举国沸腾。往前追忆,早在8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上,李婷、孙甜甜就为中国队赢得了首个网球世界冠军。但如同足球等运动项目,大陆网球界“阴盛阳衰”现象明显,男选手甚至无人能进世界前300名。

“台湾网球可谓‘阴阳平衡’, 男网有进入世界前百名的卢彦勋,女网则有世界排名第26的王思婷,还有获得大满贯赛亚军‘黄金女双’詹咏然、庄佳容。”曾获得台湾区运动会男单第四名的林哲生侃侃而谈,“台湾网球的发展比大陆早很多年”。

七年前,林哲生开始到大陆参加各式比赛,曾获业余网球大师杯赛单打冠军和“雪佛兰网球大奖赛”单打冠军。也是这两个重量级奖项,奠定了林哲生在大陆业余网球界的地位。

尽管已手握台湾辅仁大学企业管理硕士学位,林哲生还是选择继续深造。2010年,他拿到了北京体育大学运动管理博士学位,从热爱网球到投身于运动专业管理研究,“我的理想,是开一家网球俱乐部。”

毕业后,林哲生在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学院谋得教职。除了一周五堂课的日常教学,他更多的心血,扑在了两个14岁少年身上。

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一点,林哲生都会到奥体中心网球馆。而那时,他的两个学生:来自河北保定的杜士博和来自山西太原的耿乾懿一般都已在场上挥拍练习。

一到球场,37岁的林哲生立马变得生龙活虎,他边打边指出学生发球、击球的失误。有时,他会停下来,在场边用照相机拍下打球姿势,“凝固的瞬间可以看得更仔细”。

场外,杜士博、耿乾懿的妈妈坐在一起,看儿子练球。谈起选择台湾教练的原因,杜妈妈说,台湾技术相对比较先进,我们在河北有过交流,觉得林教练做事很认真。与国家队出来的一些教练不同,他有高学历,讲得也更清楚。

为了网球,杜士博和耿乾懿远离家乡,过着和同龄人完全不同、看起来非常枯燥的生活。每天两小时的体能训练,三小时的场上练习后,他们还要跟着家教学两个小时的语文、数学、英语。

他们在北京没有其他朋友,“有时会有点寂寞,但打网球时很快乐,一点都不枯燥”。杜士博希望有天能像偶像纳达尔一样,登上网球第一宝座。

林哲生对训练全情投入,“我们是利益共同体,学生们把所有希望都放在网球上了,一定要尽全力做好。”

跟着林哲生练了一年半球,杜士博赢得了2011李宁杯十四岁组分站赛男单亚军,他的个子也从一米七三长到了一米八五,“林教练更像是朋友,讲细节讲很多。”

除了日常技术指导,林哲生会推荐一些书给学生。前阵子,讲述体操选手拼搏精神的台湾电影《翻滚吧!阿信》在大陆上映,林哲生带他们去看,“心理辅导更重要,而电影能让人记忆更深刻”。

在网球比赛赢来的汽车里,放着一些讲网球专业和企业管理的书,林哲生闲时还会给网球杂志撰稿。

前阵子,他请来协助的另一名台湾教练适应不了大陆生活,不到一个月就辞职回台北了。“我挺适应大陆生活的,这边市场大,我还想再拼一阵。”喝着在台资企业85度C奥体中心分店买的珍珠奶茶,林哲生说得很淡然。(完)

·大雾袭福建沿海 多条闽台海上客运航线初选陷胶着 朱立伦吁尽速征召韩国瑜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